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脸大威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儿时农村的夜  

2013-09-16 14:02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时近中秋,昨晚去看望舅舅。宽阔的东昌路车流如织,灯火通明,灯下则是行色匆匆的人们。我坐在出租车里,透过车窗望着路两边迅速退后的高楼,不禁感叹:这日子过滴也忒快!
     舅舅从农村老家搬到城里已经十几年了,现在年过花甲的他每天的主要任务 就是接送孙子孙女上学,忙着,也快乐着。人很瘦,但精神矍铄。妗子早已做好满满一桌子菜等着我们,小时候特别喜欢吃她烧的菜,只是不知什么原因,如今再也吃不出当时的感觉与味道。是妗子的手艺荒疏了?抑或是我的口味变刁了?我不清楚。只知道妗子还是当年的妗子,而我已不是当年的我。
      小时候经常去姥姥家,而且偶尔会在那里过夜,现在想想,那是一个个多么醉人的夜晚!
       黄昏时分,厨屋里会响起一阵阵有节奏的呼呼声,那是妗子在拉风箱烧大锅做饭。这时屋顶的烟囱里会飘出一缕缕蓝色的炊烟,烟雾升腾,给小院增添无限生机。在屋顶环顾四周,一个个烟囱都不甘寂寞,相继吐出这样的烟雾,或浓或淡,或急或缓,交相辉映,此起彼伏,简直是会动的画,无声的歌。饭熟后,往往会先闷一阵子,锅盖一揭,一片白气弥漫开来,里面夹杂着各种食物的香味,争先恐后地钻入人的鼻子里。黄里透红的地瓜,饱满蓬松的馒头以及金灿灿的玉米面锅饼会让你垂涎欲滴。表哥会拿一把大扫帚将院子清扫干净,然后在院中央支起一张桌子,几把小板凳一摆,便开始大快朵颐。有时树上会有不开眼的虫子主动献身,落入菜里,给我们加点荤腥,眼尖的自然拒绝它的好意,而粗心的孩子,也就笑纳了。在堂屋里吃饭更有一番情趣。老人们掌上灯,坐在那里等着孩子们穿梭在厨屋与堂屋之间,将一碗碗饭菜端到他们眼前。灯是煤油灯,偶尔捻子不顺了,会发出吱吱的响声,这时用针拨一拨,火苗便重新明亮起来。灯光洒落在饭菜上,饭菜变红了,灯光洒落在人脸上,人脸变红了,灯光洒落在墙壁上,墙壁也变红了,于是,整个屋子都红了,照暖了人们的心情,照红了人们的日子。人的影子还会印在墙壁上,印在饭菜里,影影绰绰的,灯光,影子,加上人们的欢声笑语,交织在一起,便形成了一种特别的感觉,叫做温馨。
       吃过饭,两个表哥会带我去院子里,去路上玩耍。月光如水,倾泻在村庄的每一个角落,房子,路,以及那随风沙沙响的庄稼地。月亮静静地看着静静的村庄,月亮的脾气可真是好。她不像太阳那般霸道,太阳只兴它看别人而不许人家看它,令人侧目。而月亮不同,你可以肆无忌惮地望着她,可是看久了她也会害羞。她会偷偷钻入云层后面,然后趁你不注意,探出半个脑袋来,待你仰头望时,却又调皮滴躲开去了。
      走在月光下,人的影子可真是清晰。紧跑几步,三个男孩子打在一起,影子也纷乱起来,恍如舞蹈,伴着欢笑,一如人的心情,纯净而烂漫。有时觉得不过瘾,还会敲别人家的门,以期再喊出几个玩伴。不料却惊起几声犬吠,刺破了村庄的宁静,飘向无垠的原野。 回到家里,我兴致来了还会拿一根竹竿,捅向树上栖息的鸡们,将它们从梦乡赶出来,惹得它们扑棱棱四散纷飞,落下一地鸡毛,随后招来一顿臭骂。
      
    入睡前,两个表哥会轮流给我讲故事,他们是那样认真,争相宠我,甚至会为究竟谁的故事更精彩而争得面红耳赤,而这时候的我,早已在那些幼稚的故事里酣然入梦.........
       如今,世界虽大,却再也找不到那醉人的夜晚,再也找不到那醉在夜晚里的我。
       别了,那儿时农村的夜,别了,那农村夜里的儿时! 
那儿时农村的夜 - 脸大威风 - 脸大威风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